2015-01-09 科舉文化
千年科舉史 一張狀元卷
發布時間:2015年01月09日

中國科舉制度自隋朝中期創立到清朝末年廢除,歷經隋、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,有著1300年的歷史。曾產生出700多名狀元,但保留下來的狀元墨跡試卷卻只有一張,那就是明代狀元趙秉忠的殿試對策。

狀元是中國科舉寶塔的頂尖人物,就是進士的第一名。在古代社會考中狀元是眾多知識分子夢寐以求的頭等大事。考中狀元后,就出人頭地,得到高官厚祿,以光宗耀祖。“朝為田舍郎,暮登天子堂”,  “名登龍虎黃金榜”,“一舉成名天下知”,“春風得意馬蹄疾,一日看盡長安花”那是何等的自豪和榮耀!但是,又有誰知道高中狀元的讀書人數十年如一日“頭懸梁,錐刺骨”,“三更燈火,五更雞”。每一名狀元都是千百萬知識分子中的佼佼者,都是用心血和汗水換取來的。涉足科舉確實不易。一個讀書人從童生到生員(秀才)要經過縣試,府試和院試三級考試;考中生員后,還要經過鄉試,會試和殿試更為高級的三級考試。有人統計,從童生到狀元要經過數十次的具體考試。自宋代以后,鄉試、會試和殿試三年舉行一次,三年中只產生一名狀元。考取狀元的艱難程度是可想而知的。倘若沒有超人的才華,優異的成績,堅強的毅力,健康的體魄,高中狀元是不可能的。

趙秉忠(1573——1626),字季卿,明青州府益都縣(今青州市)鄭母村人,出身官宦之家,父親趙僖官至禮部右侍郎。這個小村莊歷來是一個書鄉之村,歷史上曾出過四名宰相和尚書級的高官。明萬歷二十六年(1598)趙秉忠25歲時高中狀元,官至禮部尚書,后因秉性剛直,被削職還鄉,53歲含恨而死。現存青州博物館的中國科舉史上唯一的一份狀元卷,就是趙秉忠的殿試對策(作文)真跡。殿試是科舉考試中的最高和最后一級,是由皇帝親自主持的對會試中所產生的貢土的復試,(亦稱御試、親試、廷試)。1598年萬歷皇帝朱翊鈞親自主持殿試,趙秉忠等292名貢土參加。萬歷皇帝出的殿試題目是《問帝王之政與帝王之心》。趙秉忠在一天時間內(從清晨到傍晚)以驚人的才華答寫了這份舉世聞名的狀元卷。他以犀利的文筆,簡潔的語言和獨到的見解論述了帝王與百姓、政策與法制、法制與德制的關系。他一反“草民”、“賤民”之說,明確提出了“天民”的主張,將皇帝君主與平民百姓置于上天面前的平等地位,這是一種進步的歷史觀,而其法制、德制及廉政以安民心,穩定社會的主張顯示出了其非凡的才智和極為堅實的國學基本功。文筆流暢,氣勢磅礴,觀點鮮明,主題集中,說理透徹,一氣呵成,是一部難得的治國安邦的好文章,至今仍有可取之處。狀元卷2460個字,寫得極其端正漂亮,既是策文又是書法作品,結字寬博,筆力老到,內剛外柔,剛柔相濟,樸實渾厚,用墨厚重,貌豐骨勁,充滿陽剛之氣,有種震撼之力,令人愛不釋手。

狀元卷是宣紙,長3.3米,寬38厘米。全卷分為三部分,第一部分約長70厘米,是填寫考生的姓名、籍貫、年齡,上溯三代的基本情況。此部分填寫好后,要密封起來,稱之為“糊名”、“彌封”,以防讀卷官徇其私性;中間部分2米多長是正卷,為館閣體小楷書寫,朱筆斷讀,句末畫有紅圈,是典型的八股文。正文之前有萬歷皇帝的頂天朱批六個大字:“第一甲第一名”。最后面的一部分約長55厘米,列有九位讀卷官的職務、姓名。九位讀卷官中有三位是吏部、戶部、刑部尚書,均從六部九卿中選派出來,身份之高,學問之深。

狀元卷,于1983年由趙秉忠第13代孫趙煥彬老人(時年65歲)捐獻,為國家一級文物,堪稱國寶。狀元卷是青州鄭母村趙氏家族的傳家寶,代代相傳,視卷如命,密不示人。解放前,在兵荒馬亂的年代里,趙煥彬曾把傳家寶縫在棉襖里,穿在身上,走到那里,帶到那里;“十年”文革動亂中,又將狀元卷裝在枕頭里密藏,這樣歷時四百余年的狀元卷才被完整地保存了下來。1983年趙煥彬捐出狀元卷后,新華社發布了重要新聞:“山東益都縣(青州)文物部門最近在民間發現一份明代萬歷年間狀元趙秉忠的殿試卷”。《人民日報》、《光明日報》、《文匯報》和美聯社,合眾國際社、日本通訊社等也都作了報道。港、澳、臺報反映更為強烈。但臺灣文物部門卻持懷疑態度,認為北京故宮那么多的文物和檔案資料都運到了臺北,卻連清代的狀元卷都沒有一張,青州發現了明代狀元卷是不可能的事情,感到不可思議。

青州發現明代趙秉忠的狀元卷一直是個謎,具體說有兩個謎:一是1300年的科舉制度,曾出了700多名狀元,為什么是只留存下了一份狀元卷,二是趙秉忠的狀元卷是如何從宮廷帶回青州的?不少專家學者認為,這是由于朝代的更替,戰火的連綿,外國的侵掠,所造成的,存于宮中的狀元卷已全部佚失。在古代社會,狀元卷是由禮部管理存檔的,誰要是私拿回家有殺頭滅九族之罪。有人考證是趙秉忠棄官回鄉時,打通關節,冒著生命危險私自取出來的。

狀元卷于1983年被收藏于青州博物館后,該館名聲大振,國內外前來參觀的人絡繹不絕。但誰也沒想到,1991年8月初青州博物館的一名保衛人員偷出了狀元卷欲賣150萬人民幣,在未出手之時,被我公安人員發現,奮戰8天9夜,奔波萬里,終于追回了狀元卷,完璧歸趙,盜竊者被判死刑。

由國家文物局、中國對外藝術展覽中心和上海市嘉定區人民政府聯合主辦的《中國科舉文化展》于2003年4月17日在北京民族文化宮曾展出青州博物館提供的狀元卷。明代狀元卷亮相京城,首都人民大飽眼福。(文:趙鐵信)

好运来计划官网苹果